集團
熱門關鍵字: 電子銀行信用卡悅生活貴金屬

《中國金融》|劉桂平:努力做綠色金融發展的排頭兵

發佈時間:2020-07-30

生態文明建設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根本大計,認清這一點對於當前我國科學管控新冠肺炎疫情、穩健開展疫後經濟恢復工作,意義極其重大。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從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的高度,把生態文明建設當作關係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的長遠大計,當作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內容,帶領全國人民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道路,形成了前瞻性、科學性和實踐性有機統一的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理論遵循和行動指南。作為國有大行,建設銀行始終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導,提高政治站位,踐履責任擔當,堅持新發展理念,大力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把綠色金融放在更加突出的戰略位置,積極探索綠色金融發展新理念、新模式、新方法,助力“美麗中國”建設,努力開創社會主義生態文明新時代。

發展綠色金融是大型金融機構的責任擔當

2020年初至今的新冠肺炎疫情給人類社會和全球經濟帶來了持續猛烈的破壞衝擊和難以估量的財富損失,同時印證了綠色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的巨大價值。綠色發展是生態文明建設的根本途徑,綠色金融引導和激勵社會資金投向生態環保、節水節能、再生能源、清潔交通等綠色産業,是推動綠色發展的基礎性、創新性制度安排。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利用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股票指數和相關産品、綠色發展基金、綠色保險、碳金融等金融工具和相關政策為綠色發展服務,為我國綠色金融發展領航定向。近年來,我國不斷加強綠色金融頂層設計。2015年,黨中央、國務院出臺《關於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印發《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2016年,建立綠色金融體系列入國家“十三五”規劃,七部委聯合發佈《關於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2017年,黨的十九大進一步明確要發展綠色金融,推進綠色發展,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國家發展改革委等中央部委陸續出臺專項配套政策,綠色金融成為國家治理的重要內容。2017年,國務院推出浙江、新疆、貴州、廣東、江西5個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試點。

大力發展綠色金融,是推動經濟社會綠色轉型的重要途徑,是實現經濟高品質發展的關鍵抓手,也是國有大型金融機構踐行責任擔當的集中體現。一是勇擔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政治責任。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習近平總書記關於生態文明建設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系統整合。發展綠色金融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在金融領域的生動實踐,充分彰顯生態文明建設與物質文明建設、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辯證統一。二是勇擔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思想的社會責任。良好生態環境是增進民生福祉的基礎保障,是衡量小康社會成色的硬核指標。發展綠色金融、推進綠色轉型,是為人民提供優質公共生態産品的重要舉措,是落實人民至上執政理念的具體行動。三是勇擔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經濟責任。發展綠色金融,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大型金融機構處於資金供給端,可以通過創新性金融制度安排進行信貸結構調整,引導激勵社會資本流向綠色産業,優化産業結構,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四是勇擔培育後疫情時代經濟新增長點的企業責任。當前,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各國金融風險凸顯,資源能源短缺加劇,倒逼經濟向綠色發展轉型。構建綠色金融體系,有利於培育和打造新興綠色産業,增添穩增長的動力源泉。五是勇擔履行應對世界氣候變化承諾的國際責任。打造綠色家園是人類的共同夢想,生態文明建設關乎人類未來。2016年《巴黎氣候協定》正式生效,標誌著全球綠色發展與協作邁入全新階段,大力推進綠色金融,有利於建立全球資本共同參與生態文明建設的嶄新機制,提升我國在全球環境治理體系中的話語權。

我國綠色金融發展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指引下,綠色理念深入人心,綠色發展曙光初現,綠色紅利加速釋放,綠色金融迎來重要歷史發展機遇。大型金融機構必須順應新時代綠色發展潮流,搶抓歷史機遇,防範風險挑戰,努力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有效推動綠色金融高品質發展。

把握綠色環保設施加快建設帶來的融資需求機遇。2018年12月,《巴黎氣候協定》進入全面實施階段,要實現全球平均氣溫較工業化前水準升高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21世紀下半葉溫室氣體凈零排放的目標,全球每年需要新增投資數萬億美元。我國每年也需要投入大約4萬億元人民幣資金,推動環保新科技研發、環保基礎設施建設和更新改造,這些項目投資期限長且金額巨大,存在龐大投融資需求,為綠色金融發展提供了廣闊市場空間。

把握現代産業體系加速形成帶來的結構調整機遇。綠色、生態是現代産業體系的本質特徵之一。現代産業體系加快形成所帶來的品質變革、效率變革和動力變革,正持續催生出綠色能源、綠色交通、綠色製造、綠色建築、綠色消費、綠色科技等綠色産業新業態,為金融機構資産結構調整帶來新機遇。金融機構通過構建涵蓋投融資、基金、保險、租賃等在內的多元化綠色金融服務體系,打造更多依靠創新驅動的綠色引領型發展模式,將為綠色金融發展注入新內涵、打開新空間。同時,隨著傳統産業轉型升級帶來的“環保紅利”進一步釋放,企業更有動力引入新工藝、新裝備、新材料,節能環保産業、清潔生産産業、清潔能源産業不斷壯大,高效農業、先進製造業、現代服務業快速發展,企業對綠色金融的融資融智融技需求不斷增加。

把握生態環境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帶來的産品創新機遇。在政府推進生態環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過程中,金融機構可以充分依託專業和科技優勢,助推政府生態保護補償操作性平臺等項目建設,為生態環境科技成果轉化服務平臺提供增信支援,為土壤污染防治、江河湖泊水體整治等環保項目提供專業資金監管等服務,助力生態環境治理。同時,隨著上市公司環境資訊披露強制性要求、綠色項目激勵機制、環境污染防治法律的逐漸完善,環境權益將進一步物權化,碳排放權、排污權、水權、用能權等環境權益抵質押融資等金融服務將獲得廣闊拓展空間,為綠色金融創新發展注入強大動力。

我國綠色金融雖然取得長足發展,但與國際先進水準相比,還存在制度標準不統一、資訊披露機制不健全、金融機構能力不匹配、激勵約束機制不到位等問題。一是綠色金融法律體系有待健全。目前,綠色金融法律體系多為政策框架、方針和意見指引,對市場主體的權利義務缺乏明確規定。二是綠色金融服務體系相對滯後。高素質人才缺乏,專業仲介機構服務能力有待提高,部分金融機構對綠色金融處於觀望、跟隨心態,參與積極性、主動性不高。三是綠色金融市場規模大而不強。雖然綠色債券發展較快,但基礎資産仍以銀行綠色信貸資産為主,綠色産業基金、綠色保險、碳金融等産品發展較慢,難以滿足市場主體的差異化需求。四是綠色金融發展根基亟須夯實。金融機構對綠色金融的內涵和外延缺乏統一理解,對國際領先的ESG理念認識和踐行也有待深入。

建設銀行發展綠色金融的實踐和探索

國有金融企業是我國經濟發展的“助推器”和社會和諧的“壓艙石”。作為國有大行和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多年來,建設銀行積極承擔生態文明建設社會責任,在發展綠色金融方面勇於擔當、主動作為、銳意創新,取得了積極成效。

強化綠色金融頂層設計。普及推廣綠色金融理念,深入推進綠色發展戰略,科學設計綠色金融發展制度框架,樹立了良好品牌形象。2015年,建設銀行設立綠色信貸委員會,支援綠色信貸業務發展。2016年,制定《綠色信貸發展戰略》和《綠色信貸業務發展指導意見》。2018年召開綠色信貸工作推進會,調整設立綠色金融委員會。2019年召開綠色金融工作座談會,首次提出培育綠色金融新優勢。同年正式加入並簽署《“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原則》,大幅提升綠色金融戰略地位。建設銀行不斷優化綠色金融支援政策,在資源投入上,對綠色信貸納入經濟資本和貸款戰略性專項配置,對新發放綠色貸款項目經濟資本佔用給予傾斜支援,有效釋放綠色信貸規模;在考核評價上,完善分行綠色金融評價體系,將綠色信貸納入綜合經營計劃和關鍵業績指標(KPI)考核,加大激勵力度;在客戶選擇上,把客戶環境和社會風險嵌入信貸流程,增強客戶甄別、選擇能力。截至2019年末,建設銀行綠色貸款餘額1.18萬億元,較年初增長1355億元;綠色貸款不良額總計103億元,不良率0.88%,較全行平均不良率低1.55個百分點,成為改善資産品質的重要推手。2019年,全行綠色信貸支援項目節約標準煤3197萬噸,較上年增加185萬噸;減排二氧化碳當量7233萬噸,較上年增加307萬噸,有力推動經濟社會綠色轉型。

創新綠色金融發展模式。建設銀行充分發揮金融科技優勢,利用現代資訊技術積極探索綠色金融發展新舉措、新手段、新模式。比如,總行搭建“智匯生態”綠色金融服務平臺,高效撮合建築節能等新興領域項目,助力銀政企需求精準對接;廣東分行瞄準綠色出行,推出綠色e銷通、綠色電樁融、綠色租融保等産品;新疆分行針對西北乾旱氣候,圍繞節水難題,搭建“農業全産業鏈雲平臺”,探索生態友好發展道路;浙江分行把握環境權益物權化發展態勢,推出“排污權融資貸”,推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貴州分行通過綠色資産證券化工具,支援多能互補分佈式能源中心建設,探索清潔能源智慧化調度方式。

提升綠色金融服務水準。充分發揮金融全牌照優勢,以銀行業為主,結合證券、基金、信託、租賃、保險等各種現代金融業態,激活全市場投融資服務功能,豐富多層次綠色金融産品。在綠色金融債、綠色信貸資産支援證券發行等方面實現歷史性突破。2019年,建設銀行以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為主題境外發行5億歐元綠色債券和10億美元可持續發展債券,承銷首單銀行間市場綠色建築熊貓債,發行市場首單44億元引入債券通機制的綠色信貸資産支援證券,以創始股東身份積極設立國家綠色發展基金。各子公司也積極創新綠色定制化産品,建信租賃以“鏈式租賃”模式助推新能源汽車租賃,綠色租賃資産餘額佔比26%;建信理財2020年以來為120隻綠色債券配置資金136億元;建信信託積極開展綠色項目股權投資,開展綠色資産證券化業務13.3億元。

築牢綠色金融風險底線。積極研究環境和社會風險壓力測試技術方法,實現對環境和社會風險的系統化、主動化、智慧化管控,做到早預判、早部署、早安排。一是深化系統化管控。整合外部環境監測資訊和自身資産組合資訊,緊盯污染嚴重、環境違法違規問題突出的區域和行業,精準定位環保問題“黑天鵝”。二是優化主動化管控。積極應用環保資訊科技發展新成果,加強環境敏感區域和環境敏感行業的識別,主動調整信貸結構,對不符合環保要求的信貸項目,嚴格實行“一票否決制”。三是強化智慧化管控。充分利用大數據工具,通過風險預警平臺提前識別風險隱患、定向推送風險資訊、分級預警分類管理,未雨綢繆,警鐘長鳴,確保守牢風險底線。

未來,建設銀行將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增強政治自覺,深入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把綠色金融作為業務發展的重要方向,加快培育綠色金融發展新優勢。一是制定綠色金融中長期發展規劃。明確發展重點、量化目標任務,提升綠色金融戰略地位。二是打造綠色金融生態場景。加大在綠色産業集聚度高、環境權益市場機制健全、污染治理任務重等區域的創新力度,重點做好浙江湖州、廣東(廣州)花都、重慶萬州等地試點工作。三是提供綜合性服務。在做大做強傳統綠色信貸的基礎上,發揮綜合性、多元化、集團化經營優勢,豐富綠色金融內涵和實踐。四是提升數字化經營能力。密切追蹤綠色産業鏈和綠色新技術發展,鎖定潛力綠色成長型客戶,推進“兩新一重”等綠色産業發展。

深入推進綠色金融創新發展的幾點建議

深度植入ESG責任投資理念。ESG是指將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等因素納入投資評估決策的一種投資理念和企業評價標準。當前ESG已在全球廣泛推廣運用,成為綠色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在我國還處於起步階段。加速普及ESG責任投資理念,對於提升上市公司質效、加快我國融入世界經濟步伐、實現經濟高品質發展至關重要。一是借助ESG評估推動綠色金融健康發展。ESG理念注重用長遠的價值投資眼光來評定和尋找優質企業,通過預警和排除中長期風險來設計和管理投資組合,獲取更高更安全的投資回報。深化ESG投資理念,可以引導金融機構提升綠色資産佔比,支援綠色行業、綠色投資和綠色客戶,推進經濟社會綠色發展。二是依託ESG管理模式推動綠色金融規範發展。ESG管理包括全面規範的風險管控體系,在公司治理架構中,董事會下設ESG專業委員會,全面落實ESG綠色經營理念,制訂金融機構綠色發展規劃,科學識別、評估和管控環境、社會等風險。三是加強ESG交流合作推動綠色金融開放發展。自2004年聯合國提出ESG倡議以來,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都積極響應參與。隨著金融市場加速雙向開放,我國大型金融機構理應積極加入聯合國框架下的行動組織,參與國際綠色金融標準制定和基礎設施建設,推廣“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原則,提升綠色金融國際影響力。

加快出臺綠色金融法律法規。建議將綠色金融納入法治體系,以法律形式確立綠色金融制度,推動綠色金融高品質發展。一是在立法層級上,堅持中央與地方相結合。加速完善頂層設計,推動全國人大立法,儘快出臺《綠色金融法》。同時鼓勵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制定綠色金融相關促進條例。二是在立法路徑上,堅持綠色金融立法與金融基本法相結合。系統整合梳理,推動現有政策法規升級為法律。同時,在《商業銀行法》《證券法》《保險法》中補充完善綠色信貸、綠色證券和綠色保險相關內容,推動金融基本法向綠色化、生態化轉型。三是在立法內容上,堅持限制性與鼓勵性規範並舉。在限制性規範方面,明確綠色金融內涵、範圍以及各主體的權利義務,推動金融機構成為環境風險的直接承擔者,搭建市場化、多元化的綠色金融調控機制。在鼓勵性規範方面,出臺財稅、利率、授信等相關激勵政策,引導資本流向綠色産業,提升市場調控能力。

加快完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當前我國綠色金融標準體系不統一、不完備,落後於業務發展,亟待形成規範統一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一是完善標準體系系統化建設。加強綠色金融標準體系頂層設計,出臺綠色金融界定準則,制定綠色基金、證券、保險、環境權益等綠色金融産品標準,規範綠色認證評級機構。二是推動國際合作和互認。2016年,中國首次將綠色金融寫入G20峰會議程,為全球綠色投資提供戰略框架和政策指引。建議繼續通過各類重要國際組織,積極參與制定國際標準和評定規則,推進我國綠色金融市場與全球深度融合。三是搭建資訊共用平臺。搭建統一發佈項目標準清單和認證目錄的綠色産業資訊共用平臺,引導市場主體規範開展綠色資訊披露、精準對接綠色金融業務。四是加強對金融機構的監督和引導。按照綠色産業和綠色金融統一標準,制定綠色金融監管辦法,加強綠色金融業務認證、統計,建立量化考核制度,健全激勵約束機制。

科學制定綠色金融財稅支援政策。建議設計支援綠色金融發展的財稅政策框架和運作機制,在財政支援、稅收優惠和金融監管等方面,提供系統性、精細化和差別化的政策制度保障。一是激勵綠色金融機構。對於綠色金融業務體量大、增速高、創新活躍的金融機構,建議以政府基金獎勵、風險補償、財政補貼、稅收減免等方式進行重點激勵,引導各類金融機構推進綠色金融快速發展。開展金融機構綠色金融發展評價評估工作,對表現優異的金融機構實行精細化監管政策,在存款準備金、補充資本金、經濟資本計量等方面實施差別化管理,在利潤考核、撥備計提、風險緩釋和不良處置等方面採取更加務實靈活的政策。二是激活綠色金融市場。鼓勵各級政府通過擔保增信、貸款貼息、共同發起基金和風險損失抵補等政策手段,建立綠色金融風險共擔機制,解決綠色金融發展風險不對稱問題。

高度重視綠色金融人才隊伍及配套機構建設。綠色金融涉及經濟、金融、環保、化工、工程、法律等多學科領域,亟待強化專業人才隊伍和配套機構建設。一是壯大綠色金融專業人才隊伍。各金融機構可以在總部層面設立綠色金融專營部門,加快專業人才隊伍建設,實現綠色金融業務的專職管理和全面覆蓋。深化與金融監管部門、行業協會組織、科研院校、節能環保部門、第三方智庫等機構合作,打造産學研一體化高端金融人才培訓交流平臺,培養一批熟諳金融資本運作、具有國際視野的綠色金融人才。二是優化綠色金融人才培養環境。制定高層次綠色金融高端人才培養和引進政策,搭建培育綠色金融人才服務和交流平臺。以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專業化研究機構為主體,培養應用型綠色金融人才,設立綠色金融研究機構,實現人才集聚和思想碰撞。三是完善綠色金融市場仲介體系。搭建綠色金融中外合作交流平臺,傳播推廣綠色金融理念。培育綠色金融仲介機構,鼓勵信用評級、第三方認證、資産評估、資訊諮詢、環境風險評估等專業機構開展綠色金融配套服務,充分發揮民間NGO組織作用。

歷史一次次證明,大災大疫面前,惟改革者進,惟創新者強,惟改革創新者勝。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是發展觀的一場深刻革命,要堅持和貫徹新發展理念,正確處理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係,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建設銀行將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導,勇擔國有大行社會責任,善於積勢蓄勢謀勢,善於識變求變應變,緊緊把握綠色金融發展新機遇,積極創新綠色金融發展新模式,全力支援經濟社會綠色發展,讓中華大地天更藍、山更綠、水更清、環境更優美,為建設“美麗中國”作出應有貢獻。

來源:《中國金融》2020年第14期

字體: